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劝说(1/6)  大唐坑王

    这让周贤当场冷汗直下,连呼失职,请求处分。可是郭苟指认主人杀人却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堂传上郭苟之后,他的招供更是让众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原来,郭苟负责赈粥之事,每天要早早起来,可谓日不得闲,夜不得安,时间一长,便对这劳命伤财之事颇有怨言。于是他便从乞丐中寻得一人,给了他数十文钱,让他寻衅闹事。只盼闹上一回后,让阿史那献心灰意冷,放弃此善举,从此大家都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哪知中途起了波折,恶丐被人所杀。

    阿史那献家中只有兄妹两人,郭苟见官府怀疑阿史那献杀人,便想阿史那献死后谋其家财,所以作出伪证,欲置阿史那献于死地。

    阿史那献原本清白,却为何签字画押,承认自己是杀人主使呢?

    卢小闲一言道破端倪:“大刑之下,何而不得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众人俱露羞惭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小闲果然没有食言,一出手便使得阿史那献杀人一案得到了昭雪。

    阿史那献也是知恩图报之人,他从阿史那雪莲处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,便与妹妹来到定国公府来谢恩。

    “阿史那大哥,你太见外了,本来我想着要设宴为你压惊,却让阿史那大哥捷足先登了,既然阿史那献大哥请我赴宴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卢小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到时不见不散!”阿史那献拱手道。

    待阿史那兄妹走后,卢小闲唤来海叔,对他耳语了几句,海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